回放:人大代表郑惠强网聊"大学生就业"
  2006年3月9日13:15--13:45,全国人大代表郑惠强走进东方网北京直播室,就“大学生就业与复合型人才培养”等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
新闻推荐
大会堂前""新闻战"" 返程车上""审议会""
三方面着手逐步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
两年内全部免除农村义务教育学生学杂费
 
社会观察更新妻子96刀杀夫
第78届奥斯卡火热影音专题
乐坛热门MV精彩放送
音量调节
|消息树|
   精彩回放
演员袁泉作客东方网嘉宾聊天室
全国政协委员赵国通网聊“城市环保”
全国人大代表李金生解读“新农村”
全国人大代表李葵南谈妇女权益保护
两会嘉宾聊天:彭镇秋代表谈“老龄化社会”
十届人大四次会议开幕式
“提高法律素质,维护妇女权益”网上面对面
政协十届三次会议开幕
 
RealOne Player
Windows MediaPlayer
QuickTime Player
 
 

  2006年3月9日13:15--13:45,全国人大代表郑惠强走进东方网北京直播室,就“大学生就业与复合型人才培养”等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交流。

image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如今大学生就业已经成为政府、社会、网友都十分关注的焦点话题,聊天刚刚开始,已经有很多网友提交了问题,我们看一下大家都关注哪些问题。


  [网友阿东]:中国现在每年新毕业的大学生有多少?大学生是不是已经过饱和?


  [嘉宾郑惠强]:这个问题很巧,“两会”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据我了解,2001年开始数字大量增长,2001年是115万,2002年是145万,2003年是234万,2004年是280万,2005年是338万,今年大家可能更感兴趣,可能是413万,也就是比去年增加了75万。我个人认为,这个数字可能还会逐年增长。但说到饱和,我认为不是。现在大学生不是多,而是少。每万人口中的大学生比例不能和发达国家比,和他们比我们远远不够。所以我认为大学生数量并没有出现饱和,关键是结构问题。现在是“有人没事干,有事没人干”。


  [网友工作难找]:我认为大学生就业关系着千家万户及社会的稳定,大学生毕业一年比一年多,就业岗位一年比一年少,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人多,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就增多,希望代表委员们关注大学生就业问题!


  [嘉宾郑惠强]:这个问题,前两年开始已经引起社会的重视。这次人代表会上,温总理报告有这么一句话,“要重视做好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工作”。咱们委员、代表在整个“两会”过程中,不管是大会还是小会,很多人都提到这个问题。我本人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也关注了很多年了。1999年,扩招第一年,我当时在上海市政协提了一个提案,提出要关注大学就业难的问题。很多人说才扩招,你怎么就提毕业难啊?来人大这几年,我可以说每年都在关注这方面的问题。2003年,我提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大学生就业的措施政策”。去年我提了“大学生自主创业的问题”方面的议案。根据我自己所了解,国家和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在这方面的措施是很多的。昨天国务院办公厅下了一个文,关于大学生下基层就业的政策,我觉得级别很高,不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是教育部,是很高的部门,证明党中央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我们的委员、代表也在提这方面的建议和意见。


  [网友责任感]:校方的精力放在赚钱而不是育才上,大学生找工作难学校就没有责任了吗?


  [嘉宾郑惠强]:不对。学校有责任,学校完全有责任。大学生就面难,表面看是社会经济调整带来的问题引起的,但是反映了教育内部的一些问题,包括培养方向,培养目标,包括人才培养模式等等,都有问题。所以高校不能只管招生,不管就业,只进不出不行,高校肯定有责任。就承担问题来说,我认为多方面需要进一步改进,比如专业设置问题,很多人也在呼吁,怎么能把我们专业跟市场需求接上口。还有高校课程的设置,我看也是成问题的。有的学生告诉我,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突然间发现,自己学的知识都是陈旧的。还有,高校的布局也是有问题。应该在布点上更合理更科学。还有大学和社会联系,包括推销人才等等,这方面我看都有空间可做。


  [主持人]:现在存在两种困惑:一个是用人单位觉得大学生干事不如中专生。另外一个是大学生困惑,自己十年“寒窗”出来,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干什么。请问您觉得这些困惑应该怎么解决?大学教育是不是真的出问题了?


  [嘉宾郑惠强]:一方面,用人单位要注意,不要人才高消费。不要觉得进研究生,感觉比较好,并不是用了研究生你的单位层次就提高了。还有一个就是你刚才说的,有的大学生毕业后在写字楼打字,这个问题学校也有责任,我们培养学生,特别是一些应用型的,特别一些高职,应该进行一些技能和操作方面的训练。企业是不因为你学的这个东西,就让你干这个东西。所以学校教育存在理论和实践之间的比重问题,还有知识陈旧问题等等。第二个,大学生本身,我认为也要有比较好的一个心态,或者一个比较好的准备。不能因为我是所谓的干杂事我就不干了,眼高手低,这种情况我也听说过。你不要以为你出去,一下子惊天动地,想干一些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要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在单位里面,增长一些才干,积累一些经验,然后慢慢地,一步步做。我有两个学生也是,去了单位以后,在车间,你说打工还真是打工,一点点上来,现在已经走上管理岗位,或者技术岗位。所以“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要慢慢来。


  [网友技能培养]:大学的扩招是祸根!你每年招那么多大学生干吗?现在社会发展少的是专业技术人员,为什么不加强这方面有技能的学生的培养呢?


  [嘉宾郑惠强]:大学是各种类型的,我赞同你的想法。工科的确实应该在培养上有所调整。你说整个社会就业难,倒过来,有的事没人干,也是有的。哪些?是高级技能型的,高级技师。我看过一份资料,现在全国有7000万个技术工人里面,中国的高级技师大概只占百分之几,外国是占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这方面人才既然缺了,学校的设置就应该考虑。这部分人才就是所谓的“灰领人才”。有绝技的高级技师,他的收入不低于“金领”。所以传统观念需要很好的转变。


  [网友BT]:大学的教育质量问题严重,学生重课本成绩、证书而社会生存能力差,大学是否应该在新生入学时就给他们做些增加就业指导方面的课程?


  [嘉宾郑惠强]:说得很好。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我一直认为,高校应该负起就业指导的责任来。国外这方面做得非常好。首先从高校来说,高校就业指导的工作对象不像我们现在,一般都是毕业生,其实我认为对象应该包括从一年级到毕业班的所有学生。我看过国外某些学校的就业咨询会,里面并不只有毕业生,还有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说的就业技巧,这个也需要指导。比如怎么去应对你的岗位,包括政策上的一些咨询,信息上的一些指导,都应该有。还有就是形式上应该多样,我们比较多的就是讲课形。其实一些沙龙、座谈,甚至一些模拟招聘形式。我想我们的企业老总,是不是也应该加入进来,到我们学校里面,跟我们学校交流谈。再有一个,毕业的校友。如果让我们每一个校友回来给我们的师弟师妹们讲一讲,那效果肯定好。除了这一块,当然还有我们的政府层面,也应该提供一些平台。比如是不是搞一些信息公布系统,使得就业信息网上能够共享,学生也不需要乱转,到处赶场子了。现在高校专职搞就业指导的不多。现在的辅导员大多都是兼职的,应该有专门从事这方面的人员,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


  [网友诚心]:学校招生的时候都说“某专业90%以上签约”什么的,这算不算欺骗学生,就算这些宣传属实,大学毕竟还要读4年,4年里的变化又有谁知道呢?建议大学建立诚信招生制度!


  [嘉宾郑惠强]:据我了解,这几年大学生就业率一般保持在70%,或者高一点。有一些好的专业,90%我相信也有。但我也知道有一些高校,肯定是为了那个百分比,做了一些“工作”。怎么说呢?就是找一个公司,然后签定一个合同协议。当然最后就业百分比是很漂亮,上去了,但这个害人。如果真是这种情况,这就是作假,是欺骗学生。这是罪过。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招生的时候,确实就业的情况比较好,等到学生进去四年以后有变化,这个也正常。市场需求是千变万化的。但是从高校角度来说,四年中市场发生变化,在课程设置方向方面也应该作一些微调。如果及时调整,对学生来说,可以听更多的课,有意识去选修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增加自己的就业“砝码”。


  [网友心病]:学生脆弱神经的崩溃,责任应该由谁负?压力来自社会还是家庭?


  [嘉宾郑惠强]:这个问题我很感兴趣,这次在“两会”,我提交的书面意见当中,其中有一个呼吁全社会来关心我们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包括心理危机问题。我注意到这些年大学生心理压力很大。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当然有情感上的,也有社会上的,比如经济问题。这次温总理在报告上提到,城市的困难群体,包括下岗人员,不光是农村的那些人。还有学习压力。一般大学在学习方面要求不会非常很高,但是有些学生自己课外读外语,考级考证。当然还有就业压力问题。有些学生来上学的时候,是跟亲戚借了钱才能来的,他必须毕业后要找到工作,还债啊。解决这些问题,我认为社会、学校、家庭都有责任。比如高校,是不是开设一些课程,讲座,多跟学生交流。还有现在高校招新生,一般都有体检,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心理普查?如果有学生心理问题,进入数据库以后,应该专门关注他。国外在这方面配备得很好,我们还需要努力。另外社会这一块,是不是能够建预警中心,或者热线电话。现在国外有“911预防自杀机制”等等。还有,政府方面,对这一领域的资金投入,人员投入,规范市场都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网友要政策]:国家加大农村建设力度,是否鼓励大学生向农村发展?这样也可以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


  [嘉宾郑惠强]:我很赞同。而且我注意到,最近中央已经开始出台政策。刚才我说了,昨天看了中央出的文件政策里面,已经有了这一条。我在这里看解放日报,知道上海教委昨天也公布了一个支持到农村任教的优惠政策。我自己这么认为,从中央来说,是全局考虑,也希望中西部地区有一些“力量”过去。从个人来说,也是很好的事情。我本人有体会,我原来是插队知青。我自己回过头来看,那一段是人生很好的财富。当然,当年的知识青年和现在情况不一样。现在鼓励人才去农村,去西部,还有一个事业发展、专业发挥的问题。比如说,根据当地的农村情况,你可不可以搞一些经销公司、中介服务,就是现在所谓的农业经纪人。还有,你有没有勇气承包一个荒地荒山,办一个农业示范区?还有大学生过去以后,是不是可以参与一些民营的科技咨询企业,或者做一些创业发展工作等等。总而言之,我认为大学生应该有这个志气,有这个勇气去开拓新的市场。而且我也相信国家在政策方面会有很多优惠,回来以后,你会发现,去和不去大不一样。


  [主持人]:到中、西部去的大学生,他们会不会因为当地条件差,而导致个人素质的下降,在城市里面无法发展,而比不上那些留在内地和沿海地区的同学?


  [嘉宾郑惠强]:我相信政策会越来越明朗,保障会越来越高。不必有太多的顾虑。


  [网友蓝领阶层]:郑代表,是不是应该提高专业技术工人的收入和地位,这样在中学阶段就能分流部分学生从事技工的工作,减少大学的压力,也解决了大学生找工作的问题?


  [嘉宾郑惠强]:提得很好,我很赞同这个网友的想法。现在有一些孩子,他的动手能力很强,搞小发明,但是让他背书,真苦了他了。这样的孩子,不妨不要走大学这一条路,不要非跟着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其实“陪读”到高中毕业以后,人家升上去了,你还是会到原地,何苦呢?所以我认为还是分流,没有必要大家挤到一个通道里面。


  [网友实践]:现在大学生确实是就业困难,他们在大学期间好象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接触或者实践。因此他们对社会上的所需人才、专业和领先地位的科研问题一点都不知道,我觉得这些在大一的时候就应该告诉学生,让我们在大一开始时就有明确的职业目标,无论成绩如何,我们的大学四年至少自己不会后悔。所以建议大学能加强学生的社会服务与实践。


  [嘉宾郑惠强]:对。这个也和教育有关系。有的用人单位,跟我说大学生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眼高手低等等。这不能完全怪学生。高校要为这些学生提供实践的基地,所以高校这方面应该多做一些事情。在课程设置上,我认为应该搞“三明治”的方式。学校尽量与市场对接,使学生离开校园后适应期缩短,一上手就能投入工作。对企业我还是有一点要求或者希望,希望企业支持我们的教育事业,多提供一些实习、锻炼的机会。毕竟大学生是全社会的事情。


  [主持人]:最近上海劳动保障部门发布了一个上海职业流动的分析报告,其中说到上海人平均每4年换一次工作,大学本科生成了跳槽率最高的人群,您觉得这些现象正常吗?


  [嘉宾郑惠强]:跳槽不奇怪,“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比如我毕业找一个单位,去的时候很满意,稍后觉得这个单位不太理想,然后找到更合适的就走了。我一个学生跳了三次槽,我问还跳吗?不跳了。因为觉得现在这个单位很好。也有的学生是“这山看着那山高”,大学生要有自己正确的定位。


  [主持人]:刚才您说大学生本人的压力很大。您觉得现在大学生在现在的就业心态上,存在什么问题?


  [嘉宾郑惠强]答:至少要树立这么几个认识。一个,是要有危机意识;第二要有市场意识,市场就是优胜劣汰;还有就是自主的意识,好多学生可能因为是独生子女的关系,一点把握不住自己,什么事情都问家里。有些家长也是瞎折腾,什么都要作主,恨不得把自己原来失去的东西,都在孩子身上实现;还有一个多元选择意识。不要期望找一个很稳定的,或者是一成不变的,终生性的职业,这种观念要改变过来。还有一个很重要,刚才我说了,你的目标定位要好,你不能期望值很高,不要眼高手低,挑肥拣瘦的。另外不要把自己的身份看得太重了,要放下自己的面子。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是用武之地。而不是我想要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所以心态调整非常重要。


  [主持人]:现在有一句话叫“有证不压身”。现在大学学生有考驾驶证的,有律师证的等等。大学生说,“多条本本多条路”,您觉得这种心态可取吗?


  [嘉宾郑惠强]:这个现象蛮普遍。学生到了二年级开始,都考各种证。我认为有证当然好,但是并不是每个证都可以派上用场。大学生是有专业的,你的证和你的专业没有关系,你考证也就意义不大。要冷静地考虑,理智地考虑。


  [网友hutud]:郑老师,您同意“先就业、后择业”这样的观点吗?


  [嘉宾郑惠强]:我倒认为应该是这么考虑,现在就业形势这么严峻,一步到位不可能的情况下,我认为你最好先就业再说,这不是“饥不择食”。慢慢感觉到,你蛮适应了,或者自己的本领增强了,那么再换,也不是不可以。还有一个问题,单位确实有时候也希望有一些实践经验的人,也不排除,同样情况下有经验的人更优先一点。所以你先找单位,然后再调整。或者你先别着急,把自己先落实一下。要不然,你也累,家长也着急,社会也不稳定。


  [网友小米]:有些大学生毕业后就创业了,成功的不多,有关部门是不是应该支持力度大一些呢?


  [嘉宾郑惠强]:创业我一直赞同,我刚才说了,大学生有这个优势,应该在就业岗位,有竞争优势。在就业形势不是很好的情况下,大学生也有“自救”的责任,不能光向国家“要”岗位,也要自己创造岗位,甚至为国家提供岗位,帮别人就业。大学生要有这个志气。我们现在自主创业这一块发展还是刚起步,无论在国家政策方面,包括社会舆论方面还不够。学生一走上社会就感到困难重重,不像想象的那么理想,处处碰壁以后会灰心。所以我想从社会的角度,社会应该支持他们,从个人来说,创业者要经得起挫折。


  [主持人]:现在大学生自主创业,究竟碰到了哪些问题呢?


  [嘉宾郑惠强]:一个资金困难,启动资金没有。然后有一个准入门槛过高,现在准入门槛,要这个条件,那个条件,说是鼓励,然后对大学生还是有障碍的。还有一个就是中介结构缺乏,真正是大学生自己去跑,中间困难很大。还有就是本身大学生的创业知识缺乏,这是在学校阶段,就应该在自主创业方面开展一些指导,项目培训、经验介绍等。当然还有参与氛围问题。


  [主持人]:您有没有一些解决对策和建议呢?


  [嘉宾郑惠强]答:中介服务机构应该增强。我认为还应该实施一种叫“资格证书”,凡是你在学校经过训练,得到一个证书,这些人,你要创业的话,可以优先录取,因为你经过培训,你有资格。再一个是我刚才说的创业氛围的问题,家长要支持孩子。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他能发挥作用,他愿意,我想家长不妨让孩子试一试。咨询顾问这些工作也应该配套上去。我相信这一块逐步逐步会做好。毕竟这是解决大学生就业的一个很好的途径。


  [主持人]:谢谢郑代表,今天的聊天已经超时了,网友的提问也非常踊跃。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聊天要告一段落了。那么在聊天结束之前,请郑代表再给我们网友说几句。


  [嘉宾郑惠强]答:非常感谢各位网友的互动,使我本人也受到不少启发。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作为一个人大代表,我想,我要对大学生的就业问题不断地去关心,写好、拿出更多的议案和书面意见。谢谢各位!


  [主持人]:再次感谢郑惠强代表今天参与我们的互动。今天的嘉宾访谈节目到此结束,感谢网友们的收看。欢迎继续关注东方网和千龙网络合作举办的“全国两会嘉宾访谈节目”。再次感谢您的参与,再见!
  

 
 
[关闭窗口]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