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凤飞:她,飞虎队女兵(下)

来源:东方网

发布:2015-8-14 11:23:43

  相关视频>>>战火凤飞:她,飞虎队女兵(上)

    相关专题>>>【视频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张凤岐,“飞虎队”女兵,有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即飞虎队)的书面评估,有美方人员阿布里留给她的B24飞机模型,有详实的历史记载和留下的足迹。

  张凤岐,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出生在云南昆明,是一位“不简单”的女子。生于书香门第,战时从著名的具有革命爱国传统的昆华女中毕业考入国立云南大学中文 系,此时正值抗日战火燃烧至昆明,昆明从抗日大后方变成了炮火纷飞的前线,中国军队奋起反抗。在战事处在最危险的时刻,一支由陈纳德将军组建的“美国飞虎 队”开赴中国战场。

  当时23岁的张凤岐身处抗日战争的关键时刻,她目睹两个姐姐遭到日机轰炸而遇难,她目睹邻居被日机炸死,她目睹成千 上万名昆明无辜老百姓惨死在日本零式飞机的狂轰滥炸之下,一向脾气倔强的她毅然加入了飞虎队,当时,抗日战争在延续,她根本不知道侵华日军何时投降,在这 种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她割舍了家庭、个人利益毅然投身到抗日救国、保存民族的行列,并和援华美军飞虎队共同战斗在生死存亡的战争前线,她树立了中国女性的 英雄形象。她当时分配在飞虎队A.S.C(器材供应处)从事英文打字员工作,有关陈纳德将军签署的命令、进进出出的武器弹药、名目繁多的后勤保障等相关数 据都出自她的手。

  聂耳“哥哥”的抗日爱国思想对“小妹”张凤岐的潜移默化

  张凤岐与她的兄弟姐妹都受过新式教育,“教 育改变自我”的庭训让张凤岐铭记一辈子。学生时代的她,因为二哥的关系,认识了比她大好几岁的聂耳。这位天才的年轻音乐家经常去她家做客,有时也会留下来 吃顿便饭,张凤岐亲切地叫他“聂耳哥”,他真挚地称张凤岐为“小妹”。聂耳与张凤岐二哥在小屋里关起门来秘谈的情景,让“小妹”张凤岐感到了一种正义与不 屈的力量。

  1935年的年末,二哥急匆匆回到家里,悲恸地告诉了家里一个晴天霹雳似的噩耗:聂耳在日本蒙难了!张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消息惊呆了。那年,张凤岐已14岁,已是一名颇懂事理的中学生。她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1959年,张凤岐在上海大光明电影院观看由赵丹主演的《聂耳》电影,边看边流泪。张凤岐从小直接受到二哥和聂耳的熏陶,他那种爱国激情深深感染了她, 记得二哥曾答应张凤岐,要聂耳教她吹笛子和讲故事。这,虽然成了张凤岐终身遗憾,但聂耳的音容笑貌却永远留驻在张凤岐心中。

  成为美国飞虎队器材处唯一女性雇员的传奇经历

  进入飞虎队前,张凤岐经过中国空军军官学校(简称航校)教官罗哲民推荐,顺利地进入了航校。蒋介石很重视这所学校,有“第二个黄埔军校”之称。

  张凤岐在航校任助理干事,主要做文书、抄写上报公文工作。有一项工作室“出壁报”,即每天要出一份名为《熹晨时报》的壁报,是一份简要内容的文摘报。每 天一早,有专人到昆明报馆去拿《云南日报》、《朝报》、《民国时报》、《中央时报》等报纸的大样,由张凤岐对内容筛选后抄在纸上,然后贴在校门口的黑板 上。这样,经过校门口的人早上就可以看到当日的主要新闻,以这种方式了解抗战时局的发展和动态。当时航校有规定,每日读报是航校师生必不可少的功课。

  1945年春,曾在航校亲聆陈纳德多次讲课的张凤岐考入飞虎队(此时已改编为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在器材供应处任打字员,也是器材处的唯一一位女性雇 员。从毫不犹豫地“高价”买下哥哥西南联大同学的英国打字机,到三天不分昼夜地学会了英文打字,再到美国少校面对面的考试,张凤岐的这段经历充满着传奇色 彩。

  在飞虎队器材处紧张有序的工作中,张凤岐了解到诸如长途奔袭轰炸日本本土战略要地、军事基地等许多军事机密。她还是航空队里第一个得知日本投降消息的人。在飞虎队的日子里,张凤岐与陈纳德等军官和飞行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耳闻目睹飞虎队一大奇观:飞虎战机为何鲨鱼头?

  张凤岐在飞虎队工作期间,耳闻目睹的一大奇观就是飞虎战机的鲨鱼头。美国空军志愿队、美国航空特遣队和后来的美国十四航空队的飞机上都画有鲨鱼头的图 样,其缘由有多种说法。据张凤岐回忆,真实原因是陈纳德获悉日本民族崇尚“武运”,视鲨鱼为神灵。凡碰到鲨鱼,便虔诚祈祷,生怕生灵降罪。鉴此,陈纳德便 命令把所有飞机机身都涂成鲨鱼色,并画成鲨鱼图形,鲨鱼张开血口,利牙毕露,一副狰狞面貌。好让日本飞行员就此吓破胆,不敢迎战。美国飞虎队的“鲨鱼神 灵”,成了日本零式飞机的克星。

  飞虎队突袭虹桥机场:“一定要把狗娘养的日本鬼子给我打了统统趴下!”

  在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工作期间,耳闻目睹的所有故事奇闻中,给张凤岐印象最深刻的与上海有关的,是“突袭虹桥机场”。那是1937年8月13日,陈纳德与麦克唐纳接到作战命令,计划于8月14日对停泊在上海外滩的日本“出云”号重型巡洋舰实施轰炸。

  飞虎之旅突击队突袭上海虹桥日军机场,共击毁日军战机75架,美国飞虎队以未损一人一机的辉煌战绩胜利凯旋。上海虹桥机场大捷,轰动了全中国、全世界。 陈纳德将军顿时成了名扬全球的人物,他的大幅照片被美国等各家报刊、杂志刊出。宋庆龄、董必武、邓颖超、柳亚子等都出席了他的庆功会。

  张凤岐眼中的陈纳德夫妇

  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或通常直接称呼为陈纳德(1893.09.06-1958.07.27),美国陆军航空队中将,飞行员。曾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中国作战的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的指挥官,有“飞虎将军”之称。

  张凤岐还记得在航校第一次听陈纳德上课的情形。那天,大课堂座无虚席、鸦雀无声,黑板上挂着日本零式轰炸机的模型图,蓝眼睛、高鼻子、白皮肤、身材高 大,戴着美国橄榄帽,穿着美式军服的陈纳德威风凛凛站在讲台前,滔滔不绝地讲解着这种飞机的结构与性能,同时,还一一介绍该飞机航速、航程、爬高、机载武 器等特点。

  在美国十四航空队器材供应处的英文打字内容上,张凤岐亲眼见到了很多由陈纳德签发的文件。这些文件,除了武器弹药等物资的进出,还有美国十四航空队的飞行计划、任务和调整方案等,这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的军事机密,自然也是陈纳德将军运筹帷幄的睿智与心血。

  陈香梅,世界著名华人华侨领袖、社会活动家、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1925年6月23日-出生于中国北京(当时叫北平)。早期在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 工作,是中央社的第一任女记者。后来成为中国空军空军美籍志愿大队的指挥官陈纳德的太太。她在二战后一直都在美国政坛活跃着。陆伟俊说,母亲和陈香梅的认 识有着“六个巧合”。

  抗战胜利的时刻,“浪漫的姑娘”终于出嫁

  日本1945年8月15日终于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第 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的美国十四航空队器材供应处沸腾了,少校阿布里拿着刚传来的资料跳了起来,整个器材供应处的同事都在欢呼胜利。大家尽情地喝着咖啡、啤 酒,一对对舞伴尽情地跳,《维也纳圆舞曲》曲终了,《蓝色多瑙河曲》又再次奏响。阿布里请张凤岐跳了一遍又一遍,嘴上哼着《浪漫的姑娘》。这是张凤岐一生 中第一次亲身经历并感受到这种狂欢的气氛。

  抗战胜利后,飞虎队给张凤岐颁发了荣誉证书以及求职推荐信,凭这封信,她可以在中国境内任何一家外资企业找到薪酬优厚的工作。她去上海与恋人结婚,飞虎队还专门派了一架运输机将准新娘送到上海江湾机场。

  建国后,张凤岐成了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但这段经历也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动乱中,她受到抄家、软禁、监督劳动等虐待,并落下严重的心脏病。她与先生陆国华是在中国空军军官学校里认识的,那么这个“反革命分子”就想当然地被判了七年徒刑。

  动乱结束,张凤岐的先生平反了,她也回到教师的岗位上了。退休后,她两度回到曾洒下春青与汗水的云南,凭吊旧战场,探望老战友,寻找当年飞虎队留下的历 史印记,收集了大量珍贵档案。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胜利六十周年之际,她作为上海唯一健在的飞虎队中方雇员参加了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 庆祝活动,与阔别了六十年的飞虎队成员重逢,不久又与陈纳德将军夫人陈香梅会面晤谈。

  近期,由张凤岐口述,陆伟俊整理的《我,飞虎队女兵》一书将由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