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滚 动

原 创

东东出品

代表连线

独家直播

洗脑式神药广告何时休?代表:推进保健品备案管理

  莎普爱思倒下之际,莎普爱思式的神药广告却依旧屡见不鲜。通过广告宣传,将产品疗效吹嘘得神乎其神似乎成为众多保健品的主流营销手段。对此,市人大代表欧海燕提出,应加快推进保健品电子化注册与备案管理。[详细内容][查看往期]

我有话说往期回顾
  市人大代表欧海燕指出,目前的保健品市场主要在于两“虚”。一是,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危害老年人的生命安全和健康。二是,虚高价格,大量骗取老年消费者的钱财。“保健品本身并不具有原罪”,在欧海燕看来,究其本质,保健品是介于普通食品与药品之间的一类产品,不以治疗疾病为目的,具有一定调节机体的功能。然而,由于缺乏有力的市场监管手段,保健品欺诈营销乱象频频发生。
  多头管理、交叉管理同时存在,大大降低了监管的力度和效率,造成政府对无孔不入的保健品广告难以有效监管。为此,欧海燕建议多部门联动加快推进保健品电子化注册与备案管理,共享保健品相关信息。

  欧海燕特别指出,各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要重点监督主流媒体,特别是《老年报》、《参考消息》、广播、电视等老年人比较信赖的媒体。按照《保健食品广告审查办法》严格把关每一则广告,对于擅自更改已经审查过的广告,违反广告用语有关规定、夸大产品功效进行虚假宣传的企业与媒体,要采取撤销广告批准文号、责令产品暂停销售等措施,并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开处理结果。

  欧海燕还指出,由于保健品有着巨大市场潜力,近20年来吸引了大量的投资者、生产者和销售者涌入。行业小、散、乱已经严重制约了保健品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政府监管成本高、难度大、成效低。为此,应建立保健品供应商和销售人员注册电子信息追溯系统。

  “保健品欺诈虽然是一种温柔陷阱,却让人难以抗拒,其中的原因值得我们反思。”曾在某保健品营销站点“卧底”的市人大代表朱如安举了个事例:一名老人想倒杯水,刚要起身,保健品营销人员就把茶水端到了他面前。老人说,儿子、孙子也没有对我那么好。

  “老年人生活单调、内心寂寞、渴望慰藉,这种温暖服务虽然以营销为目的,却能精准地契入老年人心理需求。即使知道是受骗上当,老人也非常乐意掏钱。”

  朱如安认为,老年人深陷保健品骗局,其背后折射出的是社会为老服务的缺失。他指出,这不仅是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问题,更涉及到老年人权益保障,不仅仅是工商、食药监等执法部门的责任,更需要民政、老龄委等各部门齐抓共管。